孩子真实心声|妈妈,我可以不上幼儿园吗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幼儿园

孩子真实心声|妈妈,我可以不上幼儿园吗?孩子真实心声

今天的我两岁一个月。我已经上幼儿园一个月了,也就是说才2岁我就上幼儿园了。对于上幼儿园,我内心是拒绝的。也许妈妈看懂了我的内心世界,可她只能无奈地对我说:“你不上幼儿园没人在家带你啊。”

我伤心地哭了。我怀念那段时刻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,连做梦都笑出声来的日子。我应该感谢妹妹的到来,如果不是妹妹,妈妈绝对不会有这么长的假期陪我。虽然偶尔我有点不高兴妹妹分走了妈妈的爱和关心,但如果不是妈妈可以休产期,我就得回老家或者给个陌生阿姨带了。想到这,我觉得妹妹的降生真是恩赐。

然而,恩赐的时间太短了。妈妈上班后只能把我送幼儿园。她说没有人能像她一样带我和妹妹,我太调皮了,请人带我怕被虐待。我哭过,闹过,最后还是在妈妈的满眼愧疚里踏上了去幼儿园的路。

幼儿园里有亲切的老师,有可爱的同学,有我喜欢的滑梯和其他玩具,尽管如此,我还是觉得有妈妈在的地方才是最好玩的地方。

我很迷恋妈妈。有一段时间,连妈妈上厕所、洗澡我都要搬张凳子在洗手间门口看着。我要永远呆在能看得到妈妈的地方,这让我觉得很安心。其实,我还是很渴望妈妈每天能多多抱抱我,可是她的手上不是抱着妹妹就是拿着锅铲。我知道她想要我乖巧文静,可是我如果这样,妈妈根本不会停下手上的事情来哄哄我。
孩子真实心声|妈妈,我可以不上幼儿园吗?
2

我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。忙碌的妈妈会在我哭泣的时候抱我在怀里,温柔哄我,给我安慰。这个世界,我还不太熟悉,只有妈妈的怀抱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。每天醒来,我会发自内心地对睡眼惺忪的妈妈说:我喜欢妈妈。妈妈第一次听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既开心又震惊。她问我:谁教你说的?宝贝太棒了。

很快,妈妈就猜到了,是小猪佩奇教我说的。妈妈忙不过来的时候只能给我看一下动画片,有时我可以安静看上半小时,可是我仍要不断去确认妈妈是不是在房子里。

有人跟妈妈说,你把她带得太粘你了,这样不好。我只恨自己语言能力不够,否则我是要反驳的。我才两岁,难道就要有远走高飞的独立性了?我才两岁,难道就不需要妈妈的庇护了?我才两岁,难道就要自立门户了?

还有人跟妈妈说,你把她丢在老家,不用自己那么辛苦,长大了再接到身边不好吗?我内心一万个反对。幸好妈妈斩钉截铁地回答:不好。

妈妈也不去和别人解释为什么不好,她和爸爸争论说,别人有别人的价值排序。有人认为自由轻松最重要,有人认为钱最重要,有人认为工作最重要,非要争论的话彼此之间都是不服气的。妈妈的价值排序,显然我和妹妹排第一。

妈妈觉得那些把孩子丢老家的人,也许是生活所逼,但还有些人再怎么被生活所逼也坚持把孩子带身边啊!辛酸和泪水肯定有,但孩子看得见这种付出,无论将来孩子成不成才,为人父母总算对得起自己,因为真的尽力了。

妈妈要做那个尽力的人,别人说什么无关痛痒。

那些劝妈妈的人也许只有外婆是真的心痛妈妈辛苦,就像妈妈心痛我如果在老家就会成为没爹疼没妈爱的留守儿童,这种心痛是一脉相承的。所以我也慢慢接受了去幼儿园的事实。毕竟,比起做留守儿童,还是上幼儿园容易接受得多,起码每天妈妈接送,晚上还有妈妈陪睡。

3

现在的我,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妈妈来接我的时刻。我觉得在妈妈怀抱里和老师同学说再见的时刻太幸福了,这意味着我需要坚强的一天过去了。在明天来临之前,我可以任性但仍然被爱。

我总是反复去确认妈妈对我的爱意,但又每次都搞砸了。也许是我选的时间不好,我的调皮捣蛋屡屡令妈妈火冒三丈。每次我看到妈妈在忙着照顾妹妹的时候,我就会故意闹着要妈妈抱或者要上厕所。次数多了,妈妈有时也狠心不理会我的诉求。我觉得自己不受重视,又哭闹得更厉害,有时妈妈还是会妥协抱抱我,更多的时候她觉得已经够焦头烂额了,任由我哭。最后,我只好哭着说:妈妈,别生气了,我乖,我会乖,我乖一点嘛……

可以不乖,谁想乖呢?乖就意味着我要像个大人一样,只做别人喜欢的事,讨好别人压抑自己。例如我有时像个小大人一样哄妹妹的时候,会看到眉开眼笑的妈妈。她也许欣慰我的懂事,也许是欣赏我的有趣,无论是因为什么,肯定有一个原因是觉得我乖,令人省心了。

4

其实,我内心很无助。我可以帮妈妈哄妹妹,但我怕妈妈从此以为我真的长大了,我还是要不时闹一下,证明我还只是个两岁的孩子。

幼儿园大概是我的年纪最小,每一次妈妈来接我回家,走在路上,别的家长总说:这孩子真是可怜,那么小就要上幼儿园了。妈妈每次都触话伤情,她能带我又怎么会让我那么早就上幼儿园呢?

可是她不能。她也有过辞职的冲动,那时外婆听了马上要来帮忙带我。这次,外婆也说要来。只是妈妈不愿意,妈妈说外婆身体不好,不能再辛苦外婆了。妈妈对爸爸说,以后退休了也会帮我带孩子,只要我需要她,她都会义不容辞,她要做我和妹妹的坚强后盾。

爸爸笑她想得那么长远,以后也许根本轮不到她带呢。

未来的事真是充满了不确定性,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永远需要妈妈。

妈妈常常摸着我的脸说:宝贝,你快快长大吧。很快她又说,还是不要那么快,你长大了我就老了。害怕老去的妈妈,并不渴望长大的我,都愿时光可以定格。

定格的时光里,爸爸妈妈,我和妹妹,每个人都是最快乐的模样,彼此相爱,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admin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